圣胡安的宴会厅:USDT的秘密、谎言与挣扎


美国纽约州检方与Bitfinex和Tether正在上演一场有关于政治、权利、金钱以及真相的较量,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对整个加密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

美国纽约州检方与Bitfinex和Tether正在上演一场有关于政治、权利、金钱以及真相的较量,最终的结果可能会对整个加密市场产生巨大的影响。

2018年7月,波多黎各旧圣胡安的一个宴会厅里,二十六名男女围坐在四个折叠桌前,他们此次前来的目的是见证Brock Pierce给慈善机构捐出10亿美元。这笔馈赠并不是他的遗嘱,而是在他37岁的事业巅峰期的全部身家,而就在几天前,Brock Pierce首次挤进加密货币的福布斯富人榜,位列第九。当时,他的身价估值高于我们所熟知的V神和BM。

“我已经承诺放弃我所拥有的一切。”Brock Pierce用沙哑的声音告诉在场的见证者。他的宽边帽装束,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嬉皮士、年轻的印第安琼斯或者街头艺人,而不是一个亿万富翁。这样的形象非常有助于他躲在幕后,谈笑之间将人们聚集在一起,数以亿计的美元随即进账。

Brock Pierce的妻子Crystal Rose并不担心他们会身无分文,因为她一直都有信心Brock Pierce会很快把钱都赚回来。Crystal Rose说:“这就是他所拥有的才能,我相信在两三年内,甚至可能更短时间内,他会再次赚到10亿美元。”

这个加密货币嬉皮士正是Tether的幕后庄家,而Tether现在正在遭到纽约州检方的“狙击”。

精密布局

熟知Brock Pierce的人都表示,他非常的聪明。这一点,从Tether和Bitfinex之间严密的布局也可以反映出来。

2012年,Bitfinex在中国香港注册成立。2014年,Tether在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成立,同年,Noble Bank在波多黎各注册成立。那时候,没有人知道这三家公司有什么关系,Brock Pierce仅发过一封公开信表示他将作为联合创始人投资Tether。这三家公司的团队鲜少出现在公众视野,也不接受媒体采访。

事实上,这三家公司联系紧密、分工明确。Tether负责发行1:1 锚定美元的稳定数字货币USDT,Bitfinex负责为USDT流通的进出口,Noble Bank则为Tether进行储备美金的银行背书。

除此之外,Brock Pierce和他的团队还未雨绸缪,邀请Free Sporkin&Sullivan律师事务所担任Nobal Bank和Tether的法务顾问,在遭遇公关危机时,提供权威声援。

直至2018年这张关系网才浮出水面。而彼时,Tether已经坐稳全球交易量最大的稳定币的宝座,以70%以上的市场份额垄断着整个稳定币市场。

值得注意的是,USDT不属于美国任意地区政府承认的合规加密货币,同时也不受美国政府监管。显然,这与美国政府希望秉承的加密货币需要合规化和服从金融监管的政策相悖。

虽然Bitfinex和Tether不在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OAG)的管辖区内,但是,他们从未放松过对加密货币交易所的管控。

2018年4月,纽约州总检察长办公室曾向包括Bitfinex在内的13家全球化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发送调查问卷,希望他们公开透明实际控股人、基本运营费用、交易策略和程序、内部控制等信息。但是,从OAG今年4月25日对Bitfinex及其母公司的起诉资料来看,他们并没有在问卷中得到想要的答案。

自2018年起,Tether身陷“操纵市场”风波,USDT被爆存在超发、滥发、流通和价值背书不透明等质疑当中。

得益于Brock Pierce将所有关联公司设立在纽约州检方触及不到的离岸地区,Tether和Bitfinex暂且逃过一劫。这也是Bitfinex的股东赵东在【8.51亿事件】爆发后,坚称外界称纽约州检察长对于Bitfinex 并无执法权的原因。但Bitfinex和Tether的遮遮掩掩也让公众和纽约州检方对他们愈发“好奇”。

抽丝剥茧

2019年4月25日,纽约州检方以“危害纽约州投资者”,起诉Bitfinex和Tether。支撑此诉讼的法理在于,美国存在“长臂管辖权”:当被告人的住所不在法院所属州,只要被告和立案法院所在地存在某种“最低联系”(MinimumContacts),而且原告所提权利要求和这种联系有关时,该法院就对被告具有属人管辖权,可以对被告发出传票,即使被告在州外甚至国外。

OAG提供的诉讼资料显示,2018年起,OAG开始成立特别调查小组着手调查Bitfinex和Tether,试图从第三方机构获取信息“帮助”总是模糊审计报告的Bitfinex和Tether做审计,这些第三方机构包括曾为Bitfinex和Tether提供过服务的银行和审计公司。

在得知OAG向第三方机构取证后,2018年11月3日,Bitfinex和Tether的联合代表律师主动联系OAG,希望共同讨论该调查。并在11月21日,与OAG会面时表示,会积极配合OAG的调查,主动提供OAG所需材料。但几天之后,Bitfinex和Tether的联合代表律师又改口,称如果OAG没有发出相关传票,那么他们将不会予以配合。

或许由于Bitfinex和Tether的注册地都在美国境外,Bitfinex和Tether团队侥幸地认为这一次OAG的手还是够不着他们,在发不出传票的情况下,此次调查能够就此作罢。

然而,一周之后,OAG以美国商业法第23 –A、行政法63(12)以及民事诉讼法与规则2302(a)等条例,向Bitfinex和Tether发出传票,勒令他们提交所需材料。

无奈之下,Bitfinex和Tether于11月30日接受传票,并陆续提供文本材料。

2018年12月21日,OAG向Bitfinex和Tether的代表律师发出会面要求,Bitfinex和Tether将会面整整推迟了两个月。他们不积极配合的态度,让连美国总统都忌惮三分的纽约州检方倍感难堪。

苦于没有实锤的OAG,也只能耐着性子陪着Bitfinex和Tether“逛花园”。

事情的转机发生在OAG找到2018年中旬,Bitfinex某管理层与一家“影子银行”Crypto Capital高层之间的通讯记录。彼时,Bitfinex出现兑付困难的情况,Bitfinex要求Crypto Capital转回8.51亿美元的资金来应对用户的提款要求。但是,Crypto Capital以账户被冻结予以搪塞。

在2019年2月21日的会面中,OAG向Bitfinex和Tether方循例问询他们如何填补这8.51亿的缺口,Bitfinex和Tether的代表律师解释道,Bitfinex和Tether拟做一笔交易,借用Tether的准备金来应急。并且他以“公平交易原则”为由,表示即使Bitfinex和Tether共享管理层,也不会构成“利益冲突”。

在此次会面中,OAG要求Bitfinex和Tether提交Crypto Capital损失8.51资金的相关资料,以及说明如何利用“信贷额度”交易来解决Bitfinex的财务问题的材料。并于2月26日向Bitfinex和Tether方发出所需材料列表清单,要求他们于3月7日提交。

3月4日,Bitfinex和Tether的代表律师以“没有办法在指定日期前提交材料”为由,拒绝了OAG的要求。

3月11日,Bitfinex和Tether方将公开可查的Bitfinex推文和Bitfinex以及Tether的博客发送给OAG,作为提交的材料草草敷衍了OAG,并且只字未提“信贷额度”交易的事。

3月13日,OAG再次催促Bitfinex和Tether提交“信贷额度”交易的材料。OAG表示:“我们越来越担心“信贷额度”的交易已经完成了,他们才提交我们所要求的文件以及信息。”

3月19日,Bitfinex和Tether方再次将之前已经提交过的截图发给OAG,来应付OAG的要求。

事实上,OAG的顾虑最终证明是正确的,Bitfinex和Tether确实是在“信贷额度”交易结束后,才将公开信发给OAG。而OAG发现,这与2月21日会面时,他们所说的交易并不一致。这封信显示,早在2018年底,Bitfinex就已经动用Tether6.25亿的储备金来填坑,但是Bitfinex和Tether方从未提及过这笔交易,且未向投资者披露。

事情被曝光之后,Bitfinex官方站出来回应称这是纽约州检方的阴谋,他们先冻结了Bitfinex储存在Crypto Capital的8.51亿资金,然后再以Bitfinex无力偿付为由将Bitfinex告上法庭。Bitfinex 说:“这是典型的美式黑社会行为。”。

没有穿衣服的稳定币国王

案件目前处于胶着状态,纽约州检方想要阻止“任何附属实体”动用Tether的储备金并对其执行90天的禁令。但Tether和Bitfinex则希望将禁令减少至45天,而且那些想要赎回USDT的Tether附属实体也希望禁令减少至45天。

5月17日,据Coindesk报道,负责审理该案件的纽约最高法院法官Joel M Cohen拟定要求:除非用于正常运营,在Tether不得贷款给Bitfinex和其他机构。Tether不能挪用其储备金分配给高层、员工以及其他个人,除非用于发工资、和付款给承销商、咨询师、或者付房租。Tether和Bitfinex都不能擅改纽约州检方所要求提供的文件。禁令将执行90天,但纽约州检方可向法院申请延期。

Bitfinex方面对此表示:“我们坚信,纽约最高法院的裁决表明,Bitfinex和Tether有权按照正常程序运营自己的公司,即使该禁令生效。”

而Bitfinex的中国市场话语人赵东则发微博表示:关于Coindesk 发的那篇文章的另外一个解读,总而言之,Bitfinex就是合法、正常的生意不被禁止。所以Bitfinex 认为他们胜利了。

另一边,对于纽约州检方来说,这90天时间紧、任务重,如果他们如果想要以“马丁法案”,即纽约反欺诈法状告Tether发行的稳定币USDT是证券,将这个28亿的加密货币盘子击溃,就需要提供更多的证据证明。

然而,相较于这场权利与金钱较量的结果,USDT的持有者或许更加关心他们手里的每个USDT到底有没有1美元作为支撑。毕竟当初他们是在坚信1USDT等价于1USD的情况下购入的。

事实上,用户手中的USDT可能一文不值。  

据Bitfinex和Tether的代表律师STUART HOEGNER披露的信息显示,截至4月30日,Tether所持有的现金以及现金等价物(短期证券)共计约为21亿美元,约为当前74%的USDT。即Tether并没有100%的资产储备,即使混杂美元以及其它资产。换句话说,1USDT等于0.7USD,持有者的资产在Tether没有销毁的情况下缩水30%。 

但STUART HOEGNER表示,这并不会对持有USDT的用户造成风险。除了Tether所持有的现金外,Tether还有其他的储备资产,虽然这些资产流动性较差。 

他表示:“Tether的现金储备情况没有向用户披露并不是一个新颖的概念,商业银行通常在“部分储备”制度下运作,他们所持有得现金只占用户存款的一小部分,其余部分用于投资。根据美联储网站的说法,银行必须有现金储备,最多只能占其负债的10%。Tether所持有的现金远不止负债的10%,公司从不缺用于提取法币的资金。”但是,Tether并不是商业银行,它只是在储备银行账户不透明同时没有财务审计的情况下,一次次用银行的信誉为USDT担保的区块链初创公司。  

而且,由于没有银行账户,BitFinex和Tether不得不通过第三方渠道来打通“银行业务”。有些第三方服务公司有的归属于Bitfinex和Tether的高层,其中不乏Bitfinex和Tether员工的私人账户。这可能也是Tether不愿将银行账户透明化的原因,即Tether无法保证1:1的美元储备,其中一部分USDT通过私人账户或第三方服务公司进行“储备”。

由于Bitfinex和Tether并不是这些“壳”账户的账户持有者,因此,从法律上讲,即使Bitfinex和Tether对这些账户有控制权,但这些账户中的资产并不属于Tether Limited或Bitfinex。也就是说,如果Tether没有归属于自己公司名下的银行账户的话,其储备金为0美元。换句话说,1USDT等于0USD。

溃逃

当监管机构铁了心让“不死鸟”变成“笼中鸟”,Bitfinex和Tether制造的USDT到底还能撑多久还需要进一步的观察。

如果Bitfinex和Tether被认定违反“马丁条例”,纽约州总检察长将有权对其进行证券欺诈调查,并对涉嫌违反该法案的Bitfinex和Tether的相关人员提起民事或刑事诉讼。那么,Bitfinex和Tether可能会因在为获得相关资质或豁免权的情况下,为美国用户数字资产证券撮合交易服务,除此之外,其经营者由于涉嫌侵吞用户资产,导致用户利益受损,或将致使Bitfinex永久关停,其经营者需要缴纳罚款,甚至可能触及刑事犯罪。

虽然Bitfinex和Tether一直在积极安抚市场情绪,但是,受到案件影响,USDT价格出现异动,并且存在挤兑风险。

财经网发现,4月26日,Kraken数字交易所出现行情异动,稳定币USDT跌幅一度达到4.5%,触及0.9551美元。这是自2018年10月以来,USDT再次触及0.95美元。

圣胡安的宴会厅:USDT的秘密、谎言与挣扎/

自4月26日起,有用户声称其美元提取办理已经超过一个月,并且一直被推迟。也有用户因提取法币而导致账户被冻结。

财经网预测,一旦USDT崩盘,短期内加密货币市场可能会因失去对标物而出现拐点。

但是,无论Tether和Bitfine的结局如何,都不会对Brock Pierce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他手里还攥着至少四家公司,区块链风险投资基金Blockchain Capital、加密咨询公司DNA、Block.one和EOS,就算不幸入狱,他也能赚回10亿美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