币世界“维权门”


币世界“维权门”

周峰把他的4天小长假投入到一场维权中,他的诉求是区块链资讯服务商币世界能为他投资CNNS的亏损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周峰先后投资8万元买入的CNNS是数字资产交易所Gate.io打新通道Startup上线的首期项目。

这个定义为“全球资产价值交换网络”的区块链项目Token从进入币市后,一直被投资者认为是“币世界发的币”,原因之一是该项目的创始人与币世界“海外版” CoinNess的负责人李昇焕为同一人

4月22日,6亿CNNS代币在Startup供用户认购,按照单价计算,这些CNNS总共价值360万美元。2天后,CNNS上线交易,开盘10分钟,较首发价涨了10倍,在达到0.062USDT峰值后迅速下跌。当天,CNNS较最高点的跌幅达45%。

包括周峰在内的很多投资者在追高买入后被套牢,当初的“看好者”转而变成了“维权者”,矛头指向币世界和Gate.io。

面对“维权”,Gate.io已表示拿出价值20万美元的平台币GT补偿遭受亏损的投资者。这未能满足部分投资者的诉求,4月30日,周峰和一些投资者赶赴币世界位于北京的办公区。 

近日,币世界对蜂巢财经表示,警方已对投资者进行了普法教育。

对于币世界与CNNS的关系,对方回应,他们与海外版CoinNess均为CNNS的战略合作伙伴,CNNS的应用场景会首先在币世界上落地。

投资8万元 只剩1万多

5月5日,小长假已经结束,周峰仍不打算回湖北老家。已经在北京逗留4天的他,等待着币世界能够为他投资CNNS的亏损“给出一个解决方案”。

5天前,周峰在微博上“实名举报北京币世界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诈骗”。

币世界“维权门”

CNNS投资者周峰通过微博“实名举报”币世界

周峰回忆,4月30日,他和近30名维权者见到了币世界北京办公区的工作人员,“他们说,目前在和项目方沟通,让我们等候结果。”

在CNNS的投资上,周峰说他亏了6万多,“前后一共投资了8万。”

CNNS是全球资产价值交换网络Crypto Neo-value Neural 的简称。

4月22日,该项目作为数字资产交易所Gate.io Startup通道的首发项目,提供了6亿枚CNNS提供给用户认购,首发价格以USDT价格计为1 CNNS=0.006 USDT,目标价值为360万美元。也就是说,CNNS通过Startup募集的目标资金为360万美元。

很多CNNS的投资者都是币世界的用户,这个“全球资产价值交换网络”的Token可与币世界的积分BSJ进行1:1兑换,在一些币圈社群里甚至出现了喊单,他们直接将CNNS视作“币世界发的币”。

周峰也是在币世界上看到了CNNS上线Gate.io的消息。他说,4月22日,他投入1万元等值的USDT参与认购。

当天,Gate.io公布了CNNS的认购结果,共有4.9万人下单,有效订单价值1.1亿美元,平均每人分得有效配额为73 USDT,获赠CNNS数量12312 CNNS。

周峰的获赠数量仅为6000个CNNS,低于Gate.io公布的平均数。按首发价算,仅中了36 USDT的额度,“1万块钱中了240多块的,太少了。”周峰的计划是等CNNS开盘后再从二级市场购入。

4月24日, Gate.io开通CNNS的充提和交易。从当前的数据看,CNNS当天的开盘价为0.00019USDT,出现了大量抛砸。10分钟后,CNNS飙到0.062 USDT的峰值,较首发价上涨10倍。

观察到价格在急速飙升,周峰又投入了2万元,以期继续上涨获得更高的回报。

但CNNS的K线并没有按照周峰的期待走。几分钟后,币价开始下跌,他再次追加投资,试图通过低价接盘来拉低均价。CNNS一边跌,周峰一边接,他先后又投进去5万多元,期待币价反弹后能获得收益。

可惜,CNNS再也没有重回0.062USDT的高点。截止昨日下午7时,CNNS市价0.012USDT,较最高点跌幅80.6%,较首发价格仍有2倍空间。

周峰没能等来CNNS的大幅反弹,看着资产在不断缩水,他抛售了手里的CNNS,“在缩水80%的时候卖了。

追高亏损的不只有周峰,他们组成了维权群,认为CNNS币价暴涨暴跌,Gate.io风控存在问题,币世界借CNNS募资360万美元,与交易所联合“割了韭菜”。 

面对投资者的不满,Gate.io决定拿出价值20万美元的GT分给亏损者。维权事件发酵之时,CNNS的项目方并未发声,一些投资者将矛头指向了币世界,他们集结前往北京。

周峰透露,据他了解,前来北京找币世界维权的投资者亏损金额大概在5~20万元之间,最多的有100多万元,“少于5万的他们就认了,不来维权了”。

对于CNNS的“高开低走”,Gate.io回应蜂巢财经为“市场现象”,“因为热度过高,而流通量有限所引起。”

币世界方面则表示,他们只是CNNS的战略合作方,并非项目的发币主体。 

CNNS核心成员与币世界高度重叠

周峰描述,前来维权的投资者曾堵住币世界办公室的大门,币世界的工作人员以“中间人”的姿态告诉他们“正在和项目方沟通,请等一等”。

“币世界不承认他们是CNNS的发币方。”周峰说。

战略合作伙伴币世界为CNNS背了锅?从公开信息看,这家区块链资讯服务商与CNNS有着诸多联系。

公开资料显示,CNNS的创始人兼CEO李昇焕为币世界海外版CoinNess韩国公司的CEO,市场总监孙莹2018年加入币世界担任海外市场总监,运营总监史佳兴自币世界创立开始便加入币世界。

币世界“维权门”

CNNS核心成员

除核心团队均来自币世界外,币世界的积分BSJ可以与CNNS进行1:1兑换。

让业内认为CNNS与币世界相关的一个重要“证据”是,币世界的创始人谭晨辉在CNNS登录Gate.io前曾发朋友圈说,“CNNS真的没有额度了,也没有白名单。目前获得只有两种方式:注册币世界并邀请人,等到gate上去抢,人人都有份。”

近日,蜂巢财经通过币世界与CNNS方面取得了联系。

对于二者的关系,币世界与CCNS均表示,CNNS的发行主体是CNNS TECH LTD,该公司与币世界是战略合作关系。

“谭总在很多人问询该币额度的情况下,代为向CNNS询问,币世界和海外版CoinNess都是CNNS的战略合作伙伴,未来也将有相应的落地应用。” CNNS相关人员称。

CNNS也注意到了投资者的反馈,对于币价“高开低走”,项目人员也将原因归结于“数字货币处于市场早期,市场波动更为剧烈”,而CNNS因与币世界和CoinNess的战略合作,带来早期投资人对这个项目的期待过高,“但一个项目的长期价值支撑需要逐步落地的过程。” 

币世界积分借助CNNS“曲线”流通

在业内,以资讯服务快速占领币圈投资者手机屏幕的币世界,一直被认为是区块链媒体。

在CNNS陷入维权风波后,有机构投资人曾评价,在二级市场自由买卖,挣亏都应该有心里准备,“一个媒体发币,总市值几十亿价格买进去,这些人要么是傻,要么就是投机博傻。”

从CNNS的公开信息看,这个项目并非一个仅与媒体相关的区块链项目。它在白皮书里将自己定位为“全球资产价值交换网络”,意图构建一个基于区块链的信息和价值交换全球生态圈,打通链上、链下和区块链大生态之间的价值交换通路。

如果把币世界积分BSJ与CNNS 1:1兑换视作一种“打通”,CNNS的“上市”也让一个媒体平台的积分变相地借助CNNS获得了二级市场的流通和变现渠道

从法律层面,如果没有两个主体在公司实控人、股权结构等方面有关联的证据,没法把币世界与CNNS的发币主体划等号。但业内人士认为,兑换关系实际是建立了一种“曲线发币”的渠道,“国内公司直接发币肯定不合规,业内很多项目也都是团队在海外注册基金会,比如在新加坡这些政策比较宽松的国家注册,这都是规避风险的方法。

Gate.io公布的CNNS资料显示,CNNS作为生态系统内的代币,可以用于购买平台的各种服务,奖励生态和内容贡献者,而其应用场景和经济模型较为模糊。

即便如此,上线Gate不到半个月的CNNS,其流通市值达到了1500万美元,相当于苹果公司CEO库克去年一年的薪水。

币世界“维权门”

CNNS通证经济模型

CNNS的流通市值经由Gate.io创造。当有人质疑CNNS的价值时,疑问也抛向Gate。这家交易所的打新通道Startup给予CNNS首发身份的原因何在?

对此,Gate.io表示,团队的历史背景是平台评估项目的一个重要考量,“CNNS具有很强的媒体背景,他们的团队在行业内已经耕耘多年,成绩斐然,在多个国家做到行业媒体第一的位置。”

Gate的回应又将CNNS与币世界和CoinNess联系在一起。

那么与“行业媒体第一”相关联的CNNS到底如何落地?对此,项目人员回应“落地需逐步展开”,并称目前CNNS除了有币世界的战略略合作之外,还与Triple.io展开了合作。

针对亏损用户,CNNS提醒称,数字货币领域的投资人要特别注意风险,“理性投资,更为关注项目的长期价值。”

已经卖完CNNS的周峰显然不是“长期价值投资”的信徒,找不到CNNS项目团队的他,更关心此次的亏损能否从项目的“战略合作方”币世界之处得到解决。

小长假结束后的第一天,周峰说,他又去了币世界的办公室,但没见到人来上班,他报了警,“警察到了现场,有保安说,币世界的人去旅游了,7号回来。”

币世界“维权门”

周峰拍摄的币世界办公区图片

他的维权或将落空。对于投资者求偿于币世界一事,CNNS表示,作为项目的战略合作方,币世界“不具备受理CNNS投资者反馈的条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