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众所周知,我们在社交网站上和智能设备上产生的数据正变得越来越有价值,很多巨头都在通过将这些数据出售来获利。尽管大部分用户都对此颇有微词,但似乎这一趋势已无法阻挡。

既然自己的数据怎么都要被卖掉,为什么不能自己卖掉自己的数据,自己赚钱呢?本文讲述的就是这样一个用户,就在尝试直接将自己的数据卖给第三方交易平台。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来源 | WIRED

出品 | 区块链大本营(blockchain_camp)

作为去年Facebook账号泄露事件的受害者之一,Gregory Barber通过对不同平台的对比,形成了一套「出卖自己数据」的心得,我们一起来看看他是怎么做的吧。

反正都要被卖,不如自己「卖了自己」 

在前段时间一个周二的晚上,当我正准备上床睡觉的时候,我做了一个相当重要的决定:将我在Facebook的个人信息数据卖给了布宜诺斯艾利斯的一个陌生人。这种做法可能比较鲁莽,但是我认为,我开启了一个全新的生活——成为了一名数字时代的治安员。

我之所以会这样做,这还得归结于去年9月份Facebook数据大泄露事件,在那起黑客攻击事件中,包括我在内的9000多万名Facebook会员成为了个人数据泄露的受害者。

通过Facebook Connect,会员将可在整个网络上使用Facebook的身份验证资料,包括档案照片、名称、照片、朋友、群组、活动和其他资讯等等,这让我想到,我的个人信息就直接暴露在互联网上了……

经历了种种泄密、黑客攻击和数据掠夺之后,我彻底受够了这些行为。为了逃离这些黑客和数据掠夺,我曾想过直接删除账户信息,但转念间又考虑到,如果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我的个人数据被营销公司、第三方应用程序甚至是政治宣传者兜售,谋取利益,那么,为什么我不能自己直接从中获益呢?

于是,我便有了一个两全其美的对策:自己卖出个人数据,直接获利! 

“用户应该有掌控个人数据的权利” 

每个人都会对个人信息数据被滥用感到愤怒,于是乎,新的一批公司发起了一种相当诱人的兜售信息:用户应该有掌控个人数据的权利,顺便还能赚点小钱。

在社交平台Facebook和美国征信巨头Equifax成为数字时代的寡头之前,他们提出了重返互联网去中心化这一倡议。很多平台开始接受用户产生的数据直接售卖。

比如,Web创始人Tim Berners-Lee正在创建一个名为Solid的平台,在这个平台上,用户可以自主控制允许哪些服务访问自己的个人数据。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此外,海洋协议(Ocean Protocol)是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所,在这里,人们可以直接将数据出售给AI企业。这个交易所在开发过程中就已经吸引了数以千计的风投资金。(点击查看海洋协议创始人专访)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与此同时,很多人也想抢先一步占领数据买卖市场,市场里的应用程序也是鱼龙混杂。 

在链上卖个人数据 

如果你想售卖自己的个人数据,直接在上面介绍的平台上进行注册即可,随后就会有买家直接和你联系,他们会用Token来换取你的银行交易记录、病史甚至是智能恒温器的波动信息等等。

而是否进行交易,决定权在你手中,任何人都不能私下里窃取你的个人数据信息。

之所以可以这样,其基础就是区块链,在区块链上,你就可以用安全、私密的方式出售自己的数据,同时还能够保证每笔交易记录都不被篡改。

这些公司向我们承诺了自主授权,还要用加密货币来交换个人数据。我感觉我已经加入了数字时代的一场起义——从寡头公司中夺取我对数据的控制权。

但我心里还是不踏实,害怕区块链是另一个坑,最后还得拼了老命从这里出来,想尽办法抹去在链上的所有痕迹。

所以我又转向了Telegram,这是早期加密货币追随者讨论最近加密方案的地方,还是比较安全的。在这里,大部分聊天都围绕着Bug投诉或者是无效的Token,不过,还是有被动收入的。 

5个私人数据售卖平台 

我开始了这场数字信息买卖大冒险。首先,我在Datum应用程序上进行注册,然后将自己的GPS定位信息做了共享,这样,我就得到了1DAT的代币。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接下来,我又转向Doc.ai,在这里,用户可以分享微生物组测试的结果,来换取NRN加密货币。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于是,我报名参加了一项过敏研究的测试,并同意我在感到抽搐的时候提醒应用程序记录下来。同时,注册信息包括分享自拍、位置信息和 Apple Health上的数据。

最后,还尝试了一下Wibson。在Wibson应用程序上链接了我在Facebook上分享的信息和Strava上的跑步路线。很赞的是Wibson还支持中文,对中国用户非常友好。

Facebook数据泄漏受害者:既然无法阻止数据被卖,不如我自己先卖

另外,总部位于阿根廷的Big Data Analytics SA也向我抛出橄榄枝,希望可以用46WIB加密货币换取我的Facebook数据,我也同意了。

Wibson的创始人Mat Travizano之所以创建这个平台,其初衷也是跟我一样。2017年,Mat Travizano还是一家使用AI分析消费者趋势的公司的创始人兼CEO,以前,他都是从中介那里购买用户数据。

后来,他突然冒出了这样一种想法:为什么不直接从用户那里购买数据呢?这种逻辑很对,但是,商业模式由商业规模决定,不过这样的数据对Facebook这种巨头而言很有价值,因为可以针对用户的数据进行精准广告定位。目前,Wibson仅仅拥有5500名数据卖家和10名数据买家,还没有形成一定的商业规模。

Travizano旨在创建这样一个消费者数据市场:用户提供他们的银行账户、GPS和社交媒体信息,利用这些信息就可以创建他们的购物方式、购物地点等预测信息。这些信息对广告商来说不要太有吸引力。

为了确保买家不上当受骗,他还特意邀请银行和电信公司,来核实用户所销售的数据是否合法。

理论上来说,用户对自己的数据拥有完全控制权,并且完全私有,等用户出售的时候,还能获得一定的报酬。Travizano还提到:从隐私的角度来说,如果你已经不在乎Facebook对你的数据做了什么小动作,那么为什么不用这种方式自主选择卖给谁呢?

所有的这些都基于这样一个基础:用户相信这些不熟悉的公司是真正安全且私密的。经过两个星期的阅读合同和服务条款,我已经变得精疲力竭了——成为自己的数字代理真是太难了!

我之所以会坚持,是因为我想成为新数据经济的先锋,完全掌控我的数据,摆脱数据寡头公司的孤岛,并将个人数据进行大范围内的销售。

正因为此,我也更倾向于尽可能少的曝光自己的个人数据,比如在跑步的时候我会将手机留在家里,或者是在Facebook上隐藏我的电话号码和真实的电子邮件地址。

哦对了,很多人关心卖出个人数据的收入。到目前为止我的收入是:162 WIB,1 DAT,0 NRN,虽然不值得一提,但是也约摸能值个0.3美分吧!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