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是数学,投资比特币是社会学



传统金融市场人们在进行投资行为的时候,有一大堆的数据可以进行分析,最后得出结论是否可以进行投资。举个大家都熟悉的例子--炒股 好了,虽然大家都知道买股票最后还是得看“是不是站在了”庄家的一边,但是人们还是是可以分析半天,比如市盈率、市净率、利润率、流动比率等等,都能研究半天,而到了技术层面要看的就更多了,什么成交量,kdj,mcad,k线等等,一个老股民对这些都能娓娓道来,除了不赚钱,这些指标什么都能告诉你。

而如果对于全球性的投资,比如黄金、外汇、原油、各种指数等,那就更有的分析了。美国经济数据好不好,美联储接下来的表态、欧洲经济怎么样,德国会不会黑天鹅,英国脱欧能不能成功,阿富汗会不会被打等等,这都是要研究的。

简单来讲,成功的投资人在进行投资的时候,其实都是数学上的概率论帮助很大。很多事情,当没有内幕消息和绝对的把握是不是会发生的时候,那么其实大家拼的就是概率了。通过精确的计算,最终使得自己的收益和风险保持在一个可控的范围内,所以你经常看一些大基金,除非出现黑天鹅,否则每年的收益率几乎都很固定,不会很高也不会很低,这是一个绝对理性的分析出来的结果,并且严格地执行投资策略才能保证的。

所以投资本质上,就是严谨的数学+克制的人性,当然,这是求稳的投资。算得出来的利润,一般也不会有什么出人意料的回报。

段永平(投资大神,第一个买下“巴菲特午餐”的中国人,步步高老板)在分享他的投资心得的时候,他特别说了一句“很多人觉得好的投资机会是计算器敲出来的,其实不是,真正好的投资机会是计算器敲不出来的,当你需要敲计算器的时候,说明这个赚钱空间就很小了。”

言下之意就是:如果一个投资机会你还需要去精心计算才能决定可不可以投资的时候,说明这个机会并不是可能带来极高回报的机会。

比特币是数学,投资比特币是社会学​很多人在谈到超高回报(高赔率)的投资的时候,往往伴随着几个词:人性、恐慌、低估。08年金融危机,虽然让很多人跌落谷底,但是也让很多人“趁火打劫”非常成功,段永平就是抄底成功的代表性人物。而在这样的时候,数学是失效的,人们已经慌了的情况下,概率是无法计算的,这个公司如果坚持不下去明天破产了的话,你的所有投资都会打水漂。

而比特币最有意思的一点就在这,比特币随时都有归零的风险,而且比特币目前虽然已经十年了,但是没有人能够建立起任何被大家所公认的估值体系,所以大家就自然而然地给比特币套了互联网公司的经典估值体系--看用户数。互联网公司在传统公司的估值体系里也完全不值钱,大家应该也很熟悉互联网公司在前几年最热闹的时候,没有人在乎公司赚不赚钱,怎么赚钱,问就是一句话“有用户了还怕赚不到钱?”,而到了比特币这会儿,就变成了“用户来了还怕不涨?”,所以比特币的投资逻辑本身和数学没什么关系,正如牛顿这样的大数学家都算不清人性的疯狂一样(牛顿当年在南海泡沫里亏了很多钱),在牛市到来的时候,你根本就算不到人们有多疯狂,一轮一百倍说涨就涨,而熊市到来的时候,什么一万大底八千大底六千大底,说跌破就跌破了。

比特币是数学,投资比特币是社会学虽然我们在说为什么我们信任比特币的时候,我们会说“相信比特币,就是相信数学”。但是投资比特币的逻辑其实并不在于建立估值体系或是估值模型,也不是类似的数学范畴的内容,这点和其他金融产品其他投资标的大不相同,投资比特币其实是社会学+心理学的范畴。当然,我说的是长线投资,短线的话其实K线之类的技术指标或许的确能提供一些帮助,我一个门外汉就不班门弄斧了。但是对于比特币的长期投资者来说,其实唯一能作为参考的指标就是一个其实你也不知道从哪得到真实数据的数据--用户数。那到底比特币有多少用户呢?在行情到来的时候短时间内能冒出来多少用户呢?没人知道。因为用户不仅是新用户,很多老用户是熊市不关心(套着不敢说话),牛市出现的比谁都积极的那种,“你看我当年投比特币多TM机智”,喊得就怕全世界不知道他是个比特币早期用户一样。

用户数其实是一个弹性极大的数据,比如大家的很多社群,去年沉寂到连广告都没人发的那些群,今年一轮上涨多少群都活过来了,大家应该也深有感触。所以比特币的用户数其实存在着“用户数大爆炸”的这样一个节点,这就和互联网应用一样,“身边的人都在用”成为超过了产品本身重要性的一个评判标准,比如大家都不觉得微信很好用吧?但是大家都会用的原因就是大家都在用,而对于微信来说,用户数大爆炸的那个节点就是那一年春节的微信红包活动。

当人们在问,比特币能涨到多少的时候,我一般都直接说“不知道”,如果硬要问的话,那就是“一百万”。其实具体数字没有什么太大的意义,如果用户数大爆炸的那天到来,2100万个比特币全球怎么也不够分;如果用户数不出现大爆炸的话,价格又能涨到哪去呢?

“我十分确信,20年内,要么有很大的比特币交易量,要么一点也没有。”--中本聪。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