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发推表示:“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我们实际上就是技术专家统治:一小群技术专家(核心开发者)对协议更新有着最终决定权。”

前言:以太坊一直是我们“去中心化”理念的倡导者,然而,上周,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EWASM团队的Lane Rettig发布一条Tweet“以太坊的治理已经失败,我们实际上就是技术专家统治:一小群技术专家(核心开发者)对协议更新有着最终决定权”,一时惊起惊天浪,引起了以太坊社区及加密世界的爱好者的众多讨论。

从这一轮熊市开始,以太坊的颓势愈加明显,币价下跌,技术开发者与dApp开发者的撤离,同时面临EoS及Tron等新公链的追赶,我们有理由怀疑以太坊治理发生了什么?以太坊的未来发展方向在哪里?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区块链治理重要么?//

区块链治理一直是一个我们忽视的地方,相比于治理机制,我们通常会更关注区块链的技术性能,更高的TPS处理速度,更短的响应时间,更高的扩展性设计,但由于治理决策缺乏权力下放以及其他技术原因(如无法扩展到大规模应用),一条明星公链很有可能会走向衰败。

我们也看到很多区块链治理混乱所引发的社区争端,导致了分叉、用户流失或者新的区块链产生。

区块链不仅仅是一个分布式账本技术,它从来都是一个软件生态系统,这个系统里有基金会、核心开发者、全节点、投资者、用户、矿工等众多利益相关者。

如果我们给区块链进行定义:区块链,是利用分布式账本技术来承载的各利益相关者的有机体,是通过发行原生加密货币来实现价值激励的一个平行社会。

如现实社会中的国家或者城市都有自己的一套治理系统来创建、更新和执行法律。区块链也都有自己的治理系统我们需要一套合理的、行之有效的治理机制才能保证这个有机体的持久发展。

最成功的区块链都是那些能够最好地适应环境的,不断进化、精心设计的良好治理结构的项目。

区块链治理基本结构中有三个不可缺失的环节:基金会(Foundation)、全节点(Full Nodes)、核心开发者(Core Developer)。这三个环节相互制衡有点类似西方的“三权分立”民主机制。区块链治理即是核心开发人员、全节点和基金会之间相互制约平衡的过程。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三权分立的区块链治理结构

核心开发者决定区块链的技术路线图,发布新代码,但除非全节点实现这些更改,否则更改将不会生效。

全节点依赖于核心开发者来构建和发布改进协议更新,但如果他们不同意核心开发者的决策,他们可以硬分叉。

基金会可以通过决定哪些核心开发者来支持并影响路线图和协议的总体方向,但如果没有核心开发者和全节点的支持,它就无法实现愿景。

我们注意到越来越多的代币持有者(Token Holders),包括矿工、私募投资者或者最终用户(持币者)等,或多或少地参与到治理结构中,如我上一篇No.82 | Staking, Mining 2.0时代的开启?一文中所述,Token Holders也是一个重要的Stakeholder。

代币持有者可能不会直接影响区块链治理的决策过程,但他们可以“用脚投票”而造成间接影响。例如,如果核心开发者和全节点都同意区块链提案,而绝大部分代币持有者不想接受这次更改,那么代币持有者可能会集体抛售代币并使整个区块链系统陷入混乱。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以太坊治理发生了什么?

两天前,韩国Deconomy大会上,以太坊的灵魂人物-Vitalik Buterin侃侃而谈,分享以太坊 2.0 开发进度,但是,纵观整个 2.0 版本升级过程并没有明确时间表,仅能确定至少将花费数年时间,整个区块链行业对于以太坊究竟能否真正成功升级深表怀疑。

而在与“末日博士”鲁比尼(Nouriel Roubini)的对谈中,Roubini直接毫不留情的狠批以太坊2.0转型会最终失败,当然,鲁比尼不是只针对Vitalik Buterin,他几乎看空比特币及区块链整个行业。

如果我们按照三权分立的治理结构来梳理一下以太坊的现状:

核心开发者:到目前位置,以太坊拥有25万名开发人员,是最大也是最去中心化的区块链开发社区,同时,以太坊的核心开发人员也是最多的,Electric Capital的统计显示有99名积极开发者。遥遥领先比特币及Cardano或者EoS、Tron波场。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以太坊的核心开发者团队人数众多,但面临一些大的问题:工程效率低下、核心开发者流失。

以太坊开发者团队分为两个:研究团队和工程团队。一般是,研究团队提出解决具体问题的原型,用程序语言做验证,验证通过之后交给工程团队直接改客户端,最后验证实施通过。

在以太坊早期阶段,V 神负责研究团队,以太坊前 CTO- Gavin Wood负责工程团队。Gavin Wood曾主导了以太坊的原型设计、系统开发以及最后测试版本的发布,是以太坊黄皮书的主笔。

但因发展理念不合,Gavin于2015年离开后后创立Parity(Ethcore),Parity一度占有全网40%以上的节点,Gavin Wood最近主攻Polkdot跨链项目。不可否认,Gavin的离开,使得以太坊的工程实现能力出现了较大的挑战。

同时,效率低下是以太坊开发者团队比较大的问题。以太坊 Geth 客户端的开发者是全球分散的,一个理论的实施中途需要不断调整,内部管理协调比较低效。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核心开发者的流失,除了Gavin Wood的离开,在Gavin之前还有以太坊的早期开发者Charles Hoskinson,Charles2014年退出后与之前负责运营以太坊的Jeremy Wood共同创建了IOHK Cardano。同年离开的还有以太坊的联合创始人Joseph  Lubin,他离开了创立Consensys。

最近流失的一位以太坊核心开发者是Afri Schoedon,他自2015年11月份开始为以太坊贡献代码,是君士坦丁堡硬分叉的协调者,Afri撰写了EIP-999提案虽有以公济私Polkdot之嫌,Polkdot被寄希望于成为一个升级版的以太坊。但无论如何,这名以太坊开发的老将离开都是以太坊生态的重要损失。

Lane Rettig也谈到目前核心开发者存在的问题:

但我们今日面临越来越多非技术领域的挑战。核心开发者不想做出这些决定,因为他们自认能力不够、害怕承担法律风险,或者本身就习惯回避冲突、只喜欢写代码。

全节点:

全节点是区块链的主干。全节点是运行完整区块链软件(如Bitcoin Core,Geth等)的任何计算网点。所有全节点都应包含区块链的完整分布式账本以及运行P2P协议的路由软件。

Miner矿工指的就是运行专业挖矿软件的一部分全节点,但也有一些全节点不运行挖矿软件。要使代码更改生效,节点需要单独更新其软件使其包含更新的代码。 这可以通过软分叉,一种向后兼容的方式实现。也可以通过硬分叉实现,硬分叉与旧版本的软件不兼容。

分叉可以达成一致或存在争议(或两者兼而有之)。大多数分叉都是经由网络一致通过的。例如,Bitcoin中的SegWit分叉最终由比特币全节点一致同意。

但也有一些分叉存在争议,比如以太坊在2016年著名的The DAO事件之后形成的ETC(以太坊经典)。有争议的分叉旨在反对核心开发者并创造一种新的加密货币。

值得注意的是,以太坊的全节点数量正在锐减,以太坊全节点在2017年仍有2.5万个,目前仅有8338个,每天减少约20个,已经不足1万。

同时,要注意的是,当前的这8千多个节点中,绝大多数是“阉割版”全节点(修剪过的全验证节点,以太坊官方将这类节点简称为全节点,而把完整存储历史状态数据的节点称为档案节点-相当于比特币的全节点,目前以太坊的档案节点已不足100个),这与比特币的全节点数9593个相差甚远。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9553 Vs. 100。以太坊的档案节点与比特币的全节点,都是各自网络的中枢,如果网络完全失去了它们,网络的安全性将大大降低,而这类节点数越多,就代表着网络的抵抗性越强,与比特币全节点网络相比,很显然,以太坊的主节点网络是不够健壮的。

基金会:

以太坊基金会是一个支持以太坊发展的非营利组织。它目前持有645,173.90枚ETH(约等于108,000,000美元),由以太坊的创始人Vitalik Buterin统一领导。

Vitalik Buterin,尽管他没有能力单独在网络上添加代码到核心存储库或强制分叉,但是在社区中有很大的影响力。

随着以太坊基金会的7位创始成员的离开,Vitalik在基金会的控制力过于强大,ETH目前面临的一大问题,即Vitalik的话语权问题。Vitalik(V神)作为以太坊的发明者和绝对权威,在以太坊社区拥有绝无仅有的影响力。

尽管V神并非独裁者,他主动要求将以太坊的发起机构定义为非营利性的基金会而非企业,但他的角色仍旧是以太坊社区的绝对精神领袖和技术靠山。

Lane Rettig就直陈以太坊基金会目前的问题:

以太坊基金会不会做决定,因为他们害怕,往好里说就是担心偏袒某一方,往坏里说就是害怕站边(表达意见)。基金会的合法性(legitimacy)也岌岌可危,因为他们既做不到发布一个新的 ethereum.org,也做不到给开发者足够高的报酬,甚至没法回应奖金申请书,等等

链下治理-比特币Vs.以太坊

让我们梳理一下市场上共识最强的两个区块链项目,比特币与以太坊,两者都是PoW共识,都采用链下治理。

比特币:链下技术精英治理?—? 在比特币网络里,Bitcore比特币核心开发者对技术层面有很大话语权,而用户则在新代码的使用层面有投票权。链下治理的三层结构可以归纳为:多数人提案->少数人决策->多数人表决。

在开源的技术社区里,任何人都可以对比特币网络的protocol发表提案,而后比特币的核心开发者们会通过Bitcoin Improvement Proposal(BIP)的机制来达成共识?,如果Bitcore核心开发者们达成共识认为某一项改进是必要的,那么最后还需要得到95%以上的哈希算力的支持,代码的改进才会被广泛的比特币网络所接受,否则,矿工和用户可以拒绝执行新的代码。

总的来说,比特币核心开发者为比特币网络的用户提供代码改进的建议,是否采纳则由全网算力共同决定。

以太坊:链下创始权威治理?—?以太坊和比特币在治理层面比较相近,与比特币类似地,治理必须经过社区一致同意,以太坊改进协议Ethereum Improvement Proposal(EIP)才能变成活跃状态。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但由于V神的个人影响力,以太坊治理效果比比特币稍高,V神个人号召力可以推动提案进展,如在DAO事件导致的ETH和ETC硬分叉中,投票用户中有85%同意V神的分叉提案,仅有15%反对。

毫无疑问,以太坊相比比特币有着宏大的愿景与野心。以太坊采用PoW的共识机制,除了核心开发者、主节点(矿工、持币人)和基金会外还包括用户,用户主要是是指智能合约使用者,将ETH作为系统内的Gas使用。

与比特币的治理结构相比,以太坊的一个显著特征是它的“中本聪”尚未隐退,Vitalik正在以其个人的节奏实现以太坊的“去V化”,试图淡化自己对整个社区和未来技术路线的影响,但效果并不明显,尤其在这个以太坊的“多事之秋”。

以太坊核心开发者使用EIPs来推动新的技术创新升级,上个月,以太坊的君士坦丁堡升级是由PoW迈向PoS的关键一步,在实现PoS后,以太坊系统中矿工和持币人之间的边界将越发模糊,从而在去中心化的程度上较之比特币算力会有较为显著的提升。然而进入2.0后,以太坊的治理将走向何方?

以太坊2.0的治理何去何从?

Vitalik Buturin在4月5号的Deconomy大会中演讲到,以太坊近日刚发布 2.0 版本的测试网,正式开始转向权益证明机制(POS)。

“这一方式将耗能更少、成本更低,我认为在许多方面也比 POW (工作量证明机制) 也更安全。”

PoS共识与以太坊(包括比特币)等PoW共识在治理上有着较大的区别。PoS(DPoS)共识机制下,诸如EoS、Tron、Tezos等治理大部分采用的是链上治理(On-Chain Governance)。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让我们借鉴那些已经采用PoS(DPoS)以及混合机制在链上治理上的先行者:DCR和Tezos。

Decred(DCR):是一条通过混合PoW和PoS共识的区块创造机制来进行治理的公链。DCR发展三套投票机制:一是由PoW挖出的区块将由PoS矿工进行验证,继而调和持币人和矿工的利益;例如当60%的PoS矿工投票反对一个特定PoW出块时,则此块作废。

二是重大共识规则的修改,譬如主网协议的升级,除了开发团队、矿工还需要75%的持币人投票才可通过。三是链下的PLOTEIA提案系统,这是一个抗审查并且区块链锚定的公共提案系统,任何用户都可以规范提交相关项目发展提案,所有持有者进行投票表决。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很显然,DCR的治理,能够让最大范围内的相关方都参与进来,通过治理,DCR几乎能做到永远不分叉,激励相关方不断投入,社区能实现真正自治DAO。

Tezos(XTZ):Tezos是一条以治理为特色的区块链,在Tezos中,除了核心开发者,任何人都可以以代码更新的形式提交对治理结构的更改,但不立即启用。接着,会有第一轮链上投票,如果通过,则该更新进入测试网络。在测试网络上顺利运行一段时间之后,若无反对意见,则会启动第二次确认投票,通过后该更改就将部署在主网络上,网络升级的过程是完全在链上用一套自动化的机制完成的。

他们把这个概念称为“自我修正账本”,在 Tezos 上,无需硬分叉即可完成升级(自动修复),要更新的代码连续投票通过则部署上测试网,测试网上连续投票通过则部署上主网。

内部分裂、核心开发者吐槽…信仰全面崩塌的以太坊何去何从?/

在Tezos系统中,任何人都可以提交更改,最重要的是,每个人都有经济动机这样去做。但为了防止女巫攻击,Tezos规定用权益,即币的数量来确定投票权的门槛,在初期,基金会具有否决权;投票率要达到 80% 以上才算是有效投票。

社区将新铸造的代币以通货膨胀资金的形式来奖励贡献。这与目前比特币和以太坊动力机制不同,在那里新的开发者没有什么动力来发展协议,因此权力往往集中在已有的开发者之中。

而在这里,每个人都有相同的赚钱能力。使用户能够直接链上协调,大大赋予了用户的力量,权力从更集中的开发者和矿工群体手中,最大程度地转移给用户。

以目前来看,以DCR及Tezos为代表的链上治理是未来区块链治理的发展方向。但链上治理是一把双刃剑。

一方面它有利于确保流程被始终遵循,增加协调性和公平性。它还使得更快速的决策成为可能。不利的一面是风险,因为元系统一旦变更就可能难以改变。就像任何直接写入代码的东西一样,如果有缺陷的话,它可以被更快更容易地利用。

以太坊权益证明(Proof of Stake)的首席架构师Vlad Zamfir就认为,其中“风险远大于收益”,“是极其冒险的事情”。

但目前以太坊的治理模式存在明显的问题,积极改变是目前以太坊的迫切所需要的。以EoS和波场为首的一批 PoS(DPoS) 区块链正在逐渐崛起,一度称霸区块链的以太坊,正在丧失领先优势。不仅 EOS 和波场开始吸引到更多开发者,部分初创公司也转向使用Binance为代表的交易所发币,以太坊已不再是唯一选择。

留给以太坊的时间不多了!正如Lane Rettig所大声疾呼的那样:

“以太坊2.0 是一个遥远的应许之地,除非我们拥有一个治理模式,能把我们带领到那里去,否则它不会到来”。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