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专访初链张剑南:公链战国时代链上资产将成破局新方向


作者:火讯财经总编  赵一丹

独家专访初链张剑南:公链战国时代链上资产将成破局新方向

- PART1 -
前言

随着数字货币市场转入深熊,去年还处于“公链元年”、“百舸争流” 的公链市场热潮已急剧冷却:“公链之王”以太坊跌下神坛,从最高峰的1389美元,如今跌至141美元,整整缩水了90%;“新贵”EOS虽然活跃度和交易量可观,但是气候未成,且饱受质疑;其他新兴公链的势力显然尚不足以与EOS抗衡,市值蒸发、大举裁员,主网上线时间延迟。

寒风凛冽的公链战国时代,何以突围?很多公链给出的答案是“得DAPP者得天下”。除此之外还有其他路径吗?  

3月30日,TrueChain主网正式上线。TRUE完全脱离以太坊,成为独立的去中心化基础设施。

日前,初链基金会理事兼CEO张剑南接受了火讯财经主编兼联合创始人赵一丹的独家专访,详细讲述了链上资产的布局计划、技术关键以及对公链未来竞争格局的判断。

张剑南认为,资产上链在公链行业是一个完全没有被挖掘的领域。全球有几百万亿的资产,未来20到30年内大部分都会上链。这位毕业于牛津大学计算机系的90后极客,温和的语气中透着犀利:“我觉得V神不是很在乎资产这一端,他还是更在乎于以太坊的扩容。对以太坊来说,扩容是一个历史问题,而对我们来说,扩容一开始就不是问题。V神没有从实际应用场景和资产这个方向想。除了以太坊以外,我说实话,虽然有很多公链数据刷得很好看,但是其他的公链还没有真正的实际应用。然后资产也没有看到一种相对比较活跃和主流的公链。”

张剑南表示,有多少资产在链上进行交易,将是我们衡量公链价值的标准。“今年我们目标是1000万美元的资产在True上面发行,但是事实上我认为今年我们可以超过这个数字,而且超过不止一点点。”

而对于公链未来的竞争格局,张剑南判断,明年年终,公链领域必然会有一个新的头部和非头部的洗牌。张剑南将公链领域分为了三个层次:第一层是公链领域的APPLE公司,目前是以太坊,未来鹿死谁手尚未可知;第二层是公链领域的vivo、OPPO,细分市场占据垄断地位;第三层则是很迷茫而又没烧完钱的公链。

至于“破局者”TrueChain最终会站在哪层?时间会给我们答案。

作为全球第一条混合共识公链、社群规模排名全球前十的TrueChain找到的破局新方向是链上资产。

独家专访初链张剑南:公链战国时代链上资产将成破局新方向

初链基金会理事兼CEO  张剑南

- PART2 -
访谈全文


01
“全球有几百万亿的资产在未来二十到三十年全都会上链”

赵一丹:”初链“主网在试运行半年后,正式上线,从“创世期”进入“探索期”。在探索期你们会做哪些事?

张剑南:探索期就是说要把我们生态给建起来。生态主要关注两个东西,一个是对链上资产的支持,另一个是对Dapp(去中心化应用)的支持。

我觉得对于以太坊以外的所有公链,有钱的没钱的,都面临着一个挑战:以太坊是最早的一个公链,它现在很慢,但是大部分人还是会先去用它。那作为一个公有链来说,怎么去破这个局的?大部分新的公链都去做Dapp,说自己很快,但是Dapp本身就没有很多用户,所以还需要一段时间培养。从目前上线的Dapp来看,不管是以太坊还是EOS,或者其他的,都没看到特别有价值的应用。另一面,链上资产是一个完全没有被挖掘的方向,全球有几百万亿的资产,如果我们看二十到三十年全都可以上链。通过区块链和稳定币,资产的持有门槛,流动性都会大大提高。

所以在探索期,我们做三件事: 1. 完善基础设施,让TRUE的主网安全、稳定、快速、好用 2. 让全世界的优质资产在TrueChain上发行 3. 发展具有真实流量的Dapp,并扩展TRUE在一些地区实际场景中的支付功能。

赵一丹:你们提前就有布局资产端,那就是初链和八维资本合作成立的跨境金融科技平台Pandaq。为什么要成立这个平台?

张剑南:主要原因就是链上资产和ST潜力巨大,而目前ST发行平台聚集于美国,产能不够,而亚洲资产有明确、大量的发行需求。

八维资本在ST领域已经有半年多的布局,是最早布局的基金之一,比其他的基金提前投资了全赛道的资产,包括合规ST交易所OpenFinance,还有香港的CoinSuper;全世界第一个ST发行平台Securitize;全球第二大美元稳定币 TrueUSD的发行公司TrustToken;还和众多生态中的服务方,合规募资渠道、公募平台和投行有深度的合作。

而TrueChain有公链底层技术团队和产品团队,我们团队对智能合约技术,协议设计这些事情很在行。Pandaq和TRUE有极强的协同效应,在一个早期的市场里,我们自己培育一个拥有头部资源的发行平台,对于TRUE的资产上链早期是很重要的。当然作为公链,我们未来会和更多的发行平台合作,互相接入,但这需要时间。

在资产上链上面,True到底支撑了多少亿美元的资产?我觉得对于一个公链的这种基础设施来说,就是一个非常有有价值的衡量标准。

True上面的第一个资产马上就要发行了 。今年我们目标是1000万美元的资产合规地在True上面发行,但是事实上我认为今年我们可以超过这个数字,而且超过不止一点。

 

赵一丹:准备什么时候发行第一个资产?

张剑南:这些资产将于2019年4月开始陆续发行,现在很多发行方都已经做了合规,等待发行。

比如这其中我很喜欢的是一个风景优美的苏梅岛房产项目,大约200万美元左右的资产规模,他们和非常好的律所合作做了合规,团队在地产开发和房产营销由多年的经验。通过链上资产提供的流动性和可编程性,他们可以做很多以前做不到的事,比如自动分红、秒级资产转让、还可以对Token编程,写入权益,等等。

除此之外,通过Pandaq发行的资产还有多个合规平台提供募集、OTC、二级市场交易服务。目前Pandaq有大量的资产在陆续排队发行中。

赵一丹:前期主要聚焦在一些房地产类的资产上吗?

张剑南:房地产、基金、债券和股权,房地产会更标准化一点。从公链的角度来讲,不在意资产类别,我们就做好基础设施。

 

赵一丹:发行的频率是怎样的?

张剑南:一开始比如说我们会主要是通过PandaQ,但是后面我们会跟所有的平台合作,大家都可以在我们这发,所以我们预期就是说发行频率会越来越高,然后最终的目标就是有1000万美元、1亿美元,10亿美元、100亿美元、1000亿美元甚至1万亿美元的资产在True上面。

 

赵一丹:有没有一些其他的一些公链也在探索资产上链的?

张剑南:以太坊自动的就有很多人会上来。但是以太坊没有改革自己的经济模型。第二个就是我看了V神最近的一个采访,我觉得V神不是很在乎资产这一端,他觉得有实体资产上链挺酷的,但他还是更在乎于以太坊的扩容。V神没有从实际资产的角度想。

因为以太坊是最早的,所以有很多人是自动的会上以太坊,但以太坊不会是唯一的选择。现在之所以没得选择,是因为除了以太坊以外,其他的都用不了,或者不好用,或者不可信。虽然有很多公链数据刷得很好看,但是还没有真正的实际应用。然后资产端,除了我们也没有看到一种相对比较活跃和主流的公链。

现在公链的经济模式需要被重新探讨。公链的代币的经济模式是Gas fee。Gas Fee有一个问题,就是你速度越快,Gas Fee就越不值钱,所以你的Gas Fee不能代表公链上的一个经济体的规模。我们后面会探讨当你持有True的时候意味着什么?除了Gas以外它应该代表着True上面的经济体的一部分。因为我们跟以太坊不一样,以太坊是一直在增发的。而True它是只有这么多,所以一部分就是说应该代表着基础设施的一部分的权益。一定程度上我们要改革Gas Fee的经济模式,这个是我们后面的一个工作,不一定会成功,但是会是这样的。

 

赵一丹:你们现在有构想出什么新的经济模式来吗?

张剑南:总体的方向就是能够把资产规模和Token的价值能够绑起来,但是有很多种方法可以绑。现在我们看到的方法都是每一种都会有自己的一些问题。所以现在我们还没有一个确定的一个经济模式。

02
资产上链技术关键:如何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

赵一丹:要支持大规模的链上资产,就最终要解决区块链最大的障碍“不可能三角”,也就是安全、去中心化以及高效问题。你们是怎么试图解决“不可能三角”问题的?

张剑南:就是通过TRUE的混合共识,在这个基础上面,我们还有几个重要的技术,一个是FruitChain(水果链),就是我们把POW改成了fPoW,第二是我们抗ASIC的算法。然后第三个是我们改进混合共识中快链的那一部分的安全性,做了很多工作。再加上我们在后面半年时间做了充分的安全性、稳定性测试,可以说我们是第一个真正可用的,解决不可能三角的公链。

我们在技术上面解决不可能三角,实现去中心化,同时还有速度。这样的话就是说我们的目标是要在未来支撑可能100亿、千亿的资产。当这些资产在我们这个链上面进行交易的时候,它就会有一个真正安全的稳定,而且速度又能达到的这样的一个基础设施。这样才是第三代公链的一个意义。从这个角度看,就会看出DPoS链的核心问题,21个节点或者几十个节点的链不能称为公链,空气应用在哪里交易都没事,一旦有了大规模的资产,你自然要问谁是你的节点?你有多少个节点?你到底是不是去中心化的?

前段时间在Bill Barhydt的访谈中V神发表过一个观点,说比特币也应该像以太坊一样做PoS。我认为V神对PoW的背离是一个非常错误的选择。没有PoW,去中心化就无法实现。我认为TRUE将是三代公链中PoW的拯救者。我们不放弃PoW,而是改进PoW,比如实现fPoW就是让PoW变得更有效、更公平的很重要一步。

从技术发展上面,我们在主网上线之后主要是两个事情,一个是支持隐私,因为在资产交易里面隐私会变得非常重要。我们现有的区块链基本上是基于比特币或者是以太坊的这种模式,所以它有去中心化、有透明性,但是没有隐私。但是在资产交易中,我们很多时候想要是去中心化、隐私,我们可以不要透明性,就因为隐私和透明性是有矛盾的。

对隐私交易的支持是一个很重要的事情。很多人其实没有意识到,当隐私被支持了以后,公链还会变得更规模化。

然后第二个就是我们会探索状态分片,因为作为第三代公链应用去中心化的全节点的size会增长非常的快。所以我们后面在某个时间点希望通过状态分片,然后把每一个全节点,它有储存的区块数据量降下来。现在我们已经预期TRUE的主网很快就是数据量大幅增长,因为我们比BTC快200-300倍,比以太坊快100倍。目前采取了Check point的方式,让很多节点可以少存一些数据。

这两个就是说我们在扩容安全性,还有保证去中心化的情况下,再加上隐私,我们要做两个事情,后面就是从大的技术方向来说就会很聚焦,同时我们还会保证主网安全。

03
Dapp与“大航海计划”

赵一丹:在Dapp方面,你们有什么动作?

张剑南:现在所有的公链都在支持Dapp,支持Dapp的核心是traffic(流量),就是你有没有足够多用户,这些应用有没有足够多的流量,你有没有足够多的PR和营销的能力。而Dapp的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有很多的用户用你这条公链上面的应用,所以就是大规模的应用。在这方面大家都用一些Bet, Dice之类的产品撑门面,而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实质性的应用,包括企业端的,还有我们很快在海外会有一个和实体场景结合的支付应用,用的就是TRUE Token。

赵一丹:True接下来会有哪些应用场景?

张剑南: 其实测试网站我们已经有二十几个Dapp和工具应用,然后主网上去之后,我们就大规模开始推广技术社区,然后会有更多的Dapp,然后会有更大Traffic。另外在一些地区实体经济中开放TRUE的支付,我们市场团队后续会发布具体的信息。

现在所有的公链都在支持Dapp,支持Dapp的核心是traffic(流量),就是你有没有足够多用户,这些应用有没有足够多的流量,你有没有足够多的PR和营销的能力。而Dapp的最终的目的是什么?有很多的用户用你这条公链上面的应用,所以就是大规模的应用。在这方面大家都用一些Bet, Dice之类的产品撑门面,而我们已经有了很多实质性的应用,包括企业端的,还有我们很快在一些地区实体经济中开放TRUE的支付。

 

赵一丹:你们最近发布大航海计划是一个什么样的计划?

张剑南:大航海计划就是我们主网上线后三个月内通过技术、内容、品牌、生态和资本多维度全面发展提速的计划。我们准备在6月开一个千人的共识大会,把我们整个生态的所有合作伙伴,还有我们主要社区里面的铁粉、活跃用户都邀请过来。

技术上面,主网上线之后会开始进一步引入更多更牛的技术人才,因为我们要做状态分片,我们要更好地支持隐私,然后这些需要就是在研究和工程方面有更多的人才。

然后是在品牌和营销上面,我们线上线下都会有一个大的升级。比如说我们线下会做全球的路演,然后在这几个月我们市场团队会密集地做全球路演,然后线上就是我们在品牌上面去做一个升级。

还有就是资本,True是一个很有活跃度的一个项目,然后我们会开始跟更多的机构投资人和资本方和合作,一起可能会去更多去孵化一些项目。比如说我们跟八维的合作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共同孵化了Pandaq。

04
明年年终公链将面临洗牌期

赵一丹:去年是公链元年,但是现在很多的公链陷入到了一个低速发展的阶段,True有没有受到熊市的影响?

张剑南:第一个我们很相信这个行业,第二就是我们很确定这行业在往哪个方向走,比如说我们对链上资产这个布局,还有我们对Dapp的判断,我觉得我们还是相对很准确的。我们没有产生过任何的犹豫,只不过币圈在熊市的时候确实是有低谷的,做这种事情可能会比较难,但是我们其实方向没有变,我们对这个事情判断基础没有变。

我觉得有很多公链他们可能在低谷的时候没有信心,或者是他们不知道要做什么。其实我们一直在快速的发展,技术在发展,然后资本在发展,用户社区方面我们在越南现在是最大最活跃的区块链项目社区之一。然后Dapp和Layer-2,主网上线前,BetaNet上已经有了20几个,主网上线后数量还会快速增长。我们孵化Pandaq,然后我们现在比其他的公链都更早的去支持发行资产。

 

赵一丹:团队的人数方面,去年到今年有什么变化?

张剑南:团队人数我们从去年的8月份左右就稳定下来,在30多个全职的核心人员。到现在都没有变。而且人员流动是很小。我们的社区一直在快速增长,各国都有我们的节点。中心化+去中心化的组织方式。

 

赵一丹:人员成本方面呢?

张剑南:人员成本其实是没有问题的,我们经营管理和资金管理做得比较好,所以即使一直都是熊市,几年是完全没问题的。

 

赵一丹:你可以就给个大概的一个数字吗?,

张剑南:至少能烧五年。我觉得有两种情况下公链裁员比较多,一个是就是它资金管理没做好,比如说很多项目一大堆以太坊从一千跌到一百。然后第二个有可能是因为一开始人招太多了,然后就得裁人。

 

赵一丹:你觉得接下来公链行业格局会面临怎样的发展趋势?

张剑南:头部公链肯定不会死。明年年终的时候,我觉得公链会有一个新的一个头部和非头部的一个洗牌,这个是必然的。2017到2018年是ICO,然后到后面就是大规模应用和链上资产的发展,然后传统主流资金进入行业,还有公链技术的发展,整个行业的landscape其实发生了变化,那么早布局的人和布局对的人一定会逐渐的变成头部,没有布局对的人,他可能会面临头部和非头部会发生很明显的变化。比如说你在CMC上面看谁是第5名,谁是第10名什么的这些东西其实后面会变得很快。我觉得现在的这几条公链都不会死。只是头部的排名可能会发生变化。

公链作为很大的一个行业,我经常会做一个比喻,公链分为三种:第一种就是谁是公链中的苹果公司?谁做成了苹果就是最牛的,但是那么谁是苹果呢?现在看来苹果是以太坊。但是后面谁是苹果我觉得还不一定。这是梯队1。

如果已经有一个苹果,你就不能做苹果了,至少,你可能就是音乐手机或者是拍照手机了是吧?在细分市场有非常好的一个垄断效应的就是vivo、 OPPO。这样的,那谁是公链中的vivo,谁是公链中的OPPO?这个就是梯队 2。

那梯队 3就是你都没有占领一个细分市场,我觉得现在那些还在很迷茫的公链就是梯队 3。

我认为True现在的目标依然是要变成梯队1,因为现在市场还非常早期,大规模的资金、资源还没有进场,以太坊不一定是最终的苹果。最后即使成不了苹果,至少我们也应该成为一个成功的vivo。

 

赵一丹:目前的一个排名是怎么样的?

张剑南:从流通市值来看一百附近。现在谁往前谁往后其实是对社区规模的一一个对比指标。熊市是一个洗牌的过程,春天种正确的、强悍的种子,秋天就会反映出来。我们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赵一丹:你们目前用户规模是多大?

张剑南:现在TURE的用户我们统计应该全球在15万左右,覆盖数十个国家。

未来你公链上面的东西的价值是会更重要,所以就是说后面一定会重就有新的一个标准出现。当然用户数量和你价值会成一个正比,但是在ICO退潮和这种空气币退潮,和资产起步的这个转换过程中,尤其是更多的资本要进来,在这个过程中,大家的战略会发生变化,因为会有新的元素、新的资本、新的场景,然后它进来之后大家的用户社区会发生变化。因为现在你看谁的用户社区到了一百万其实已经很大了。但是如果大家都在这个社区上面交易资产的话,几百万的用户数据其实并不大。公链未来应该是三千万或者两个亿,或者是二三十亿的这样一个用户规模,所以比起未来要发生的事情,现在的波动起伏不算什么,我们还是处于区块链的萌芽阶段。如果用最简单的词来描述这个技术,那就是这是一个Powerful Technology。

-----

(完)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