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3黯然史:从昔日最风光 到如今危机重重


R3黯然史:从昔日最风光 到如今危机重重

如果 Corda 没有足够多的亮点,或许人们只会记得他曾经辉煌过。

谈起区块链历史上最令人惋惜的一个组织,就不由得让人想起R3。

这个机构成立于2014年。那时比特币还远远不如今天这样知名,但R3就已经专注于分布式账本研究和行业标准制定了,可见其创始人David E. Rutter的先见之明。2015年,R3区块链联盟一成立便吸引了全球数家顶级金融机构的加入,风头一时无二。

但没人能想到,在随后的短短三四年时间里,这个明星联盟会遭遇巨头相继退出、外部竞争加大的窘境。今年,R3又被曝出资金压力巨大,甚至可能被出售的新闻。

随着行业的成长,昔日的明星企业却逐渐衰落,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呢?R3又将走向何方?我们试图通过这篇文章找出答案。

01

含着金钥匙出生

R3的创始人David E. Rutter在华尔街有着丰富的从业经历。在创建R3之前,他在全球最大的银行间交易经纪商英国毅联汇业(ICAP)担任了十年的首席执行官,领导BrokerTec固定收益和EBS外汇平台。

在创建R3的时候,David至少已经50岁了。和区块链圈内以Vitalik为代表的天才程序员不同,David的身上散发着华尔街的气息,他以自己多年的从业经验和敏锐的洞察力得出了一个结论,那就是区块链可能会对金融系统带来革命性的冲击。

David E. Rutter 于2014年在纽约创建了 R3 CEV,这是一家专注于分布式账本研究和行业标准制定的公司。在创立R3时,David E. Rutter 认为这将会是一个新的金融操作系统,就像Apple的App Store一样。

David拥有广泛的高级行业关系网络。他在华尔街摸爬滚打了30年,与一些顶级机构保持着良好的关系,并且具备深厚的市场知识。很快,凭着自己十年的人脉和积累,David在2015年拉来了九家顶级金融公司进行合作,建立了 R3区块链联盟。九家创始金融机构分别为:英国巴克莱银行、西班牙外换银行、澳大利亚联邦银行、瑞士瑞信银行、高盛集团、摩根大通集团、苏格兰皇家银行、美国道富银行和瑞士联合银行集团。

我们依次对这九家银行进行一个简短的介绍,以便于让读者明白这些机构是多么重量级的玩家:

-巴克莱银行( Barclays )成立于1862年,英国最大商业银行之一。2018年总资产高达1.13万亿英镑,旗下的财富管理公司管理着超过740亿英镑。

-西班牙外换银行( BBVA )在1999年由 Banco Bilbao Vizcaya 和 Argentaria 合并而来,是西班牙第二大银行,2018年总资产为6,854万欧元。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 Commonwealth Bank of Australia )成立于1912年,是澳大利亚四大行之一,也是最大的商业银行。2018年总资产为9,804亿澳元。

-瑞士瑞信银行( Credit Suisse )原名瑞士信贷集团,于2006年更名 。瑞信银行是瑞士第二大银行,同时也是全球第五大财团,2018年总资产为7,689万法郎。

-高盛集团( Goldman Sachs )1869年成立于美国纽约,拥有世界上最大的投资银行业务。2018年总资产为9,318亿美元。 

-摩根大通集团( J.P.Morgan & Co )在2000年由 J.P.Morgan 和大通曼哈顿银行合并而来。2018年总资产2.62万亿美元,总存款高达1.5万亿美元,占美国总存款数的25%。

-苏格兰皇家银行( Royal Bank of Scotland )建立于1727年,是英国最大的银行,属于苏格兰皇家银行集团的银行子公司。2018年总资产为6,942万美元。

-美国道富银行( State Street )前身为 Union Bank,成立于1792年。2018年总资产2446亿美元,在美国银行中排名第15。同时道富银行是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之一,管理2.51万亿美元资产和托管的资产高达31.62万亿美元,而美国2018年全年国内生产总值为20.5万亿美元。

-瑞士联合银行集团( UBS )是由瑞士联合银行和瑞士银行集团在1998年合并而成。2018年总资产为9,156万法郎。瑞士联合银行最著名的业务是私人财富管理,其管理着全球最大的私人财富,世界上接近一半的亿万富翁将财富交由其管理。2017年资本回报率为11.1%,超过了高盛的9.5%和摩根大通的9.2%。

这些全球顶级金融机构的加盟,不仅仅让R3区块链联盟成为了含着金钥匙出生的宠儿,也给区块链世界打入了一针强心剂。不久,区块链将给金融行业带来革命性冲击的言论在业内蔓延开来,并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形成了一股舆论浪潮。

02

金融巨头蜂拥而至

既然说R3掀起了一股浪潮,那么它的势头肯定没有仅仅止步于这9家公司。

在聚集了9家顶级银行的两周之后的9月15日,又有13家同级别的顶级银行加入宣布加入R3,仿佛怕加入了晚了就分不到区块链这一杯羹似的。这13家金融公司分别为:美国银行、美国纽约梅隆银行、花旗集团、德国商业银行、德意志银行、汇丰银行、三菱UFJ金融集团、摩根士丹利、澳大利亚国民银行、加拿大皇家银行、瑞典北欧斯安银行、法国兴业银行和多伦多道明银行。

由于这些银行数目众多,我们就不再像上面一样一一介绍了。但毫无疑问,这些与最开始加入R3的9家银行类似,都是世界顶级金融机构。

2015年10月28日,瑞穗银行、北欧联合银行、裕信银行加入 R3区块链联盟。

2015年11月19日,法国巴黎银行、富国银行、荷兰国际集团、麦格理集团、加拿大帝国商业银行这五家组织也加入到 R3区块链联盟。

2015年12月17日,蒙特利尔银行、丹麦丹斯克银行、意大利圣保罗银行、法国外贸银行、野村证券、北方信托、OP金融集团、桑坦德银行、加拿大丰业银行、美国合众银行、三井住友银行和西太平洋银行12家企业成为2015年最后一批加入 R3区块链联盟的金融组织。

由于联盟成员已经达到了42家之多,且基本涵盖了世界顶级的金融机构,R3官方不久便表示,银行组织加入 R3区块链联盟的时间初始窗口已经关闭,2016年将会寻求与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合作,扩大产业范围。

尽管官方如此表态,2016年依旧有银行组织加入。2016年4月,日本SBI控股株式会社、韩国韩亚金融集团、巴西伊塔乌投资银行成为了2016年首批加入的成员。5月24日,中国平安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成为 R3区块链联盟第一家来自中国的组织。随后丰田金融服务株式会社、大都会人寿也加入 R3区块链联盟。

至此,R3区块链联盟成为了金融圈最炙手可热的组织。根据金融稳定委员会( FSB )2018年发布的全球重要性银行(G-SIBs),也就是大家俗称的“大而不倒”的银行一共有29家,R3区块链联盟的成员中有22家。如果排除掉 G-SIBs 中中国的四大行,那么全球88%大而不倒的银行都已经加入 R3区块链联盟。

03

风光之后:2亿美元引发的退出

光鲜之后,必有隐患。

中国有句俗语说得好:“一个和尚挑水喝,两个和尚抬水喝,三个和尚没水喝。”在巨头们一窝蜂地涌入R3组织后,他们很快就发现了一个问题:谁来出钱出力做研究、谁来注册专利、谁从研究中获利?

这是一群金融巨头而非工程师,他们的账目自然算得分明。技术背景强的公司试图更大程度地掌控R3,但40多家机构之间应该如何谈判?另外,那些技术更差的企业能够从联盟中获利,但对于技术更强的企业来说,加入联盟的长远意义在哪里?如果是R3研发出来的专利,同时又被某个企业所知道,该企业的员工是否能够抢先注册此专利?

分赃不均的毛病暴露出来后,事情就变得格外棘手。很快,这个矛盾的火药桶就被R3自己给点燃了。

2016年,R3 计划以90%的股份融资2亿美元,公司估值将达到2.22亿美元。但是后来R3觉得自己持有的股份太低,便将融资方案修改为以60%的股份融资1.5亿美元,公司估值2.5亿美元。这一变更引发了 R3区块链联盟成员的不满。

高盛随后宣布退出 R3区块链联盟,但声明会继续区块链技术的研究。几个小时之后,桑坦德银行也宣布退出。摩根士丹利在经过一番讨论之后也决定退出。

2017年4月,摩根大通以战略不一致为由,宣布退出 R3区块链联盟。

表面看上去,这一系列退出的导火索是R3更改了融资金额,但实际上看并非核心原因。据接近高盛的知情人士透露,主要原因是 R3区块链联盟已经逐渐失去了稀缺性。在其退出前几天,中国外汇交易中心( CFETS )以及民生银行也加入了 R3区块链联盟。随着成员的增加,如何分配各方利益以及专利的使用变得越来越复杂。而高盛本身拥有一定的技术储备,能够从联盟中获得的利益远小于付出。

根据CBINSIGHTS的数据显示,R3融资总额为1.12亿美元,即低于最开始的2亿美元,也低于修改之后的1.5亿美元。最近的一轮募资主要投资方为蒙特利尔银行、西班牙外换银行、法国巴黎银行、B3证券交易所等43家组织,募资额为1.07亿美元。

04

竞争者登上舞台

与以太坊不同,R3并不是一个非常开放的平台。

2016年下半年,俄罗斯最大的金融机构Sberbank申请加入 R3区块链联盟,但是 R3以美国对俄罗斯进行国际制裁为由拒绝其加入。这说明 R3并非一个纯粹的企业和联盟组织,更是带有一定的政治色彩在其中。这也使得许多金融机构在选择时有所顾忌。

2016年4月,R3推出了首个分布式总帐本 Corda。Corda是专为金融机构定制的应用,有区别于比特币的非许可型交易分布式总账。Corda不会保存完整的交易历史,只会传播经过认证的交易记录,并给监管机构提供“监管观察员节点”,以便从节点监管系统运作。2016年11月30日,Corda 的代码在 Hyperledger Project 上开源。

由于R3缺乏开放性、内部存在分赃不均、成员包藏私心等多种原因,一些金融巨头转向了另外一些R3的竞争平台,例如以太坊企业联盟。

2017年3月1日,摩根大通、微软、桑坦德银行、瑞士瑞信银行等组织加入了以太坊企业联盟( Enterprise Ethereum Alliance ),基于以太坊建立的新区块链联盟。他们使用pyethapp作为标准客户端,同时使用以太坊的克隆链 Quorum。

2019年,摩根大通在基于Quorum的链上发行了 JPM Coin,成为了第一个在区块链尝试“发币”的银行巨头;这也让更多的机构以及用户了解到以太坊企业联盟。反观R3,虽然这个联盟成立了这么长时间,摩根大通也是最开始加入R3区块链联盟的9个成员之一,最后却在Quorum上发了币,不由令人感慨万分。

华尔街的金融巨头们最先捕捉到区块链带来的变革气息,但硅谷很快就把接力棒拿了过去。IBM也不甘示弱,创立了 Hyperledger Fabric,并在2017年推出了区块链即服务( Blockchain as a Service)。 Hyperledger Fabric 项目55%的贡献和62%的代码提交来自于IBM,但是归属于 Linux基金会主导的 Hyperledger项目。

于此同时,微软、亚马逊也纷纷加入这一场战争,而 R3区块链联盟却是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

05

“我们不需要区块链”

在联盟成员进进出出的背后,R3也上演了一出令人啼笑皆非的闹剧。

2017年2月,R3向外界表示:“我们发现,我们想要的其实不是区块链本身,而是从区块链中得到启发。”同时,R3也在逐渐撇清自己关于“区块链”的宣传,例如其推出的Corda是一个开源分布式分类账平台。虽然它受区块链数据库的启发,并且预计会有区块链的许多好处,但它不是区块链。

这个言论立马招致了批评。Bitcoin Think的编辑Beautyon 在推特上直接将事情描述为R3“承认失败”。“聚集如此多的金融巨头,耗费5900万美金,最后得出的结果是我们不需要区块链。游戏结束了!”

Vaultoro交易所联合创始人Joshua Scigala认为R3既愚蠢又低效,并称以R3为代表的私链难以取得成功。事实上,在R3发布对区块链的最新看法时,他们对区块链的拼写是“Block Chain”,而正确的拼写是“Blockchain”。当时的新闻工作者迅速捕捉到这个微小的细节,认为这是一个明显的迹象,表明R3的技术特征已经逐渐消失。

因此,尽管2017年数字货币迎来了爆发式增长,但R3与这一波大牛市渐行渐远。牛市未能给R3输入更多的血液,之前融到的资金仍在不停地燃烧,财务状况迟早会成为一个问题。

06

资金难题

R3很会花钱。

为了向全球客户网络构建区块链服务,R3对员工和差旅成本进行了大量投资。虽然在一些员工们看来都可以在网上进行,但高管和顾问们仍然经常出席世界各地的会议,并按照华尔街的习惯商务旅行和头等舱航班。这并不便宜。

据报道,首席执行官David Rutter的工资也是R3工作人员之间的争论来源,有人称其为“令人发指的”。R3拒绝提供数字,但表示并不过分。除此之外,R3还在伦敦和纽约购买了昂贵的地产。

那些熟悉R3文化和运营的人重复了一个共同点:公司将自己塑造成一家技术初创公司,但却像银行一样行事。这意味着R3更像是华尔街的成员或者是一家豪华的咨询公司。一位雇员说:“他们不是雇用技术人员,而是开始雇佣银行家和穿着西装的人,他们对技术知之甚少。”

据Fortune 2018年6月份的报道,两名 R3 前雇员透露称,R3 将会在2019年年初将会花光所融资金。并且有消息声称 R3 正在向多名顾问咨询关于首次公开募股(IPO)的事情,但这条道路十分艰难。还有一种说法是,R3尝试将自己卖出去,换来更多的钱活下去。

R3官方表示,不会对盈利能力发表评论,但已经看到“重大收入”。R3还称: “考虑到Corda的成功,我们并不感到惊讶,但IPO不是我们此时追求的道路。”

R3的联合创始人之一Jesse Edwards在2019年3月底离开了这个组织。

07

总结

随着 JPM Coin 的推出,Quorum 得以被厂商所熟知。作为以太坊的克隆链,学习成本更低,应用扩展性更强,同时还是个开源项目,这也使得其更受企业青睐。

同时,IBM、微软、亚马逊等传统云服务商快速布局区块链企业服务市场,这些都使得Corda肩上的压力越来越重。而 R3 内部也并非一块铁板。对于 R3 而言,2019年并不好过。

如果 Corda 没有足够多的亮点,或许人们只会记得他曾经辉煌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