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熟时代,隐私币能保护我们的隐私吗?


所谓“大数据杀熟”,有人将其定义为互联网厂商利用自己所拥有的用户数据,对老用户实行价格歧视的行为。也就是说:同一件商品或者同一项服务,互联网厂商显示给老用户的价格要高于新用户,并依此获得利润最大化。例子:有网友自述,通过某旅行服务网站订特定酒店,朋友的账号显示只需300元,自己的账号则要380元。相同的房间,不同的价格,这算得上算法的“功劳”。通过深挖消费者过往消费甚至浏览记录,让算法洞悉消费者偏好,不少互联网平台清晰地知道消费者的“底牌”,于是就有了上述的看人下菜碟。

大数据杀熟现象最早可以追溯到亚马逊在2000年一个差别定价“实验”。当年,有用户发现《泰特斯》(Titus)的碟片对老顾客的报价为26.24美元,但是删了cookie后发现报价变成了22.74美元。这件事情的曝光,让亚马逊面临消费者如潮的谴责,最后CEO贝索斯亲自道歉,称一切只是为了“实验”。这是否仅仅是个“实验”不得而知,但调整价格来“追逐利润”是毋容置疑的。怎么保护自己的隐私不被泄露?隐私币或许是一个我们保护隐私的好利器。

无现金的社会即将到来

未来二十年,现金将逐渐退下历史舞台。这并不是耸人听闻,实际上,早在几年前,推动无现金社会的伟大运动就已开始萌芽,计算机以及信息网络的发明使无现金社会成为必然。无现金社会已经在印度等国家中悄然推行。

2016年底,印度总理Narenda Modi以打击贪腐、洗钱行为,并让民众养成纳税习惯为由,突然大笔一挥宣布废除500元和1000元卢比钞票,如果民众不在指定时间内将它们换成新卢比钞票,那么这些旧卢比钞票将变成一堆废纸。相关机构提供的数据表明,所有500卢布和1000卢布两种钞票加起来,占到当时印度货币流通总量的86%,这一意外的举动引发了全国性的混乱,也让全世界人民大跌眼镜。

在印度,贪腐、洗钱和逃税行为都已达到直接威胁国家经济命脉的程度。据统计,在当时,只有大约2%的印度公民会依法缴纳税款。而当一个国家无法通过税款等方式充填国库时,庞大的国家基础设施就很难正常运转。事与愿违,Modi政府大刀阔斧的改革并没有解决这些问题,反而给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给国家最底层的穷人带来了致命性的打击。新政出台后,因为害怕手中的钱变成废纸,印度民众没日没夜地在银行前排起了长队。而因为改革时期混乱的货币政策,街头摊贩也无法出售他们的商品。

而在这场改革中本应被打击的富人却几乎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他们仍可以通过将财富转移到如钻石等易于交易的奢侈品中来逃避税收。2017年8月,印度废止大面额法定货币的改革运动宣告失败,99%被废止的大面额卢比再次流回到银行中,Modi政府试图通过废止大面额货币来打击贪腐、洗钱和逃税行为的计划彻底破产。Modi这次改革走在了世界前沿,尽管政府苦苦推动,但也因为改革力度过于猛烈,仍以失败告终。

但也不是没有任何影响。在这次激进的改革中,大多数民众看到了纸币暴露出的问题,便纷纷投入互联网支付的怀抱。自货币新政实施以来,印度最大互联网支付平台Paytm的用户数及利润均迎来了巨额增长。

改革失败后,印度政府将重心转向了全球最大生物识别数据库Aadhar项目,以及配套打造的UPI统一电子支付系统,准备从零开始建立一个“少现金社会”,然后逐步过渡到“无现金社会”,无现金社会运动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印度之外,无现金社会运动在亚洲已遍地开花。未来几年,越来越多的社会活动将以这种无现金的方式进行,中心化的数字货币会将触角伸向你生活中的方方面面。从许多方面来说,这是一件好事。无现金社会可以让你小到买咖啡大到买家电都变得更加容易。

圆形监狱与中心化数字货币

但事物都有两面性,这个伟大的历史运动也有不好的一面。虽说无现金社会简化了你的生活,但它并没有在本质上改变货币的特性,它仍是中心化的、易受监管的货币。如果你将数字货币等同于纸质现金,那你就大错特错了。类似于互联网监视用户、滥用数据的商业模式,你手中持有的中心化数字货币会让你置身于圆形监狱中。圆形监狱,在1785年被英国哲学家Bentham首次提出,通过这样的设计,仅用一人就可以监视所有犯人,而犯人却不知道他们是否受到了监视。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在你拿起手机之前,你的手机会知道你要去哪里、你的朋友是谁以及你想要购买什么,可以说手机监视了你生活的方方面面。中心化数字货币会让你泄漏更多隐私。在这个社会中生存,你离不开金钱。你需要金钱购买早餐、打出租车、在亚马逊上买日用品和去酒吧放松等等。

在未来的无现金社会,那些发行数字货币的中心化机构将对你所有的交易记录了如指掌,通过人工智能做数据分析,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还原你的一举一动,你的隐私数据不仅仅是在互联网上裸奔,而是直接暴露在圆形监狱的聚光灯之下。得到这些交易数据的各国政府、企业以及黑客将涉足你的生活,“窃听”你所有曾经做过的事情,你曾经爱过或恨过的一切,你去过的所有地方。在无现金社会中,税收将不再是让各国政府头疼的问题,每当你发起一笔交易时,税款都会从中自动扣除。你所有的交易活动,小到杂货店中一两块钱的便利食品,大到房屋和车辆,税务人员都会一清二楚。

这种监管的便利性也是一把双刃剑,政府再也不用苦恼于如何关停一些非法网站和高利贷者的业务,政府可以轻松地将他们列入黑名单,杜绝所有与他们相关的交易往来,从源头上杜绝这些犯罪活动。但这样做是一件好事么?请考虑一下。如果政府可以随意把你拉入黑名单让你无法进行任何交易,那该怎么办?或者说,如果政府可以任意冻结街边商店里的交易系统,从而关闭一个商店呢?

设想这样一个场景,在某次正式的晚宴中,酒足饭饱之后作为东道主的你拿起信用卡买单,而服务员却说你的信用卡有问题,众目睽睽之下你不得不拿起手机向银行咨询,同时你还要不断地向与会的宾客解释,这种场景是否令你恐惧?想象一下,在无现金社会,这种恐惧会几何倍数的增长。这就是未来政府可以随时冻结你的交易业务时你的感受。

在我们正式开始讨论这些面向隐私的加密货币之前,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明白:为什么我们需要保护隐私?难道我们不想要所有的交易都变得透明且可追溯吗?也许你在想“我又不是犯罪嫌疑人,我没有什么可隐瞒的。”

曝光斯诺登案的《卫报》记者Glenn Greenwald在TED演讲《Why privacy matters》中告诉我们,““我并没有什么可隐瞒的”是那些不关心隐私也不懂隐私意义的人的经典辩护。“我们都不希望向世界直播自己的私人生活。我们不想让邻居透过窗户看到我们在家换衣服的场景,我们不希望有人偷听我们和爱人之间的甜言蜜语,我们不希望一些冷酷的企业偷偷监控我们生活的每一分每一秒。

隐私权的回归

现金最大的特点就是它真的非常难以追踪,这也是为什么在警匪大片中犯罪分子总是要求受害者提供现金且不要新钞的原因。换句话说,匿名性是现金的主要特征。在使用现金的场景下,只有交易的双方知晓交易的发生。

比特币一定是匿名的,对吧?因为我听说那些邪恶的坏人在黑市网站丝绸之路上购买违禁药品时,或者像犯罪分子以及朝鲜这样不方便使用现金的人或团体都会选择比特币作为支付手段。但事实上,比特币根本就不是匿名的!

在比特币发展的早期,它似乎是匿名的,因为它还不成气候,各国政府也都对它不理不睬,但时至今日,比特币通过化名制带来的安全性根本就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安全性。早期的区块链很容易被跟踪,比特币将其区块链上存放的每一笔交易都公之于众。区块链是三式记账会计系统中除了借记和贷记的第三个组成部分,即预算指标,它将整个系统的财务历史向所有人开放。

为达到现金般的匿名性,隐私币应用了诸多加密技巧。比如,两个人或两个实体间进行交易时,将交易过程的每一步混淆,被混淆的信息包括这笔钱来自于哪里、交易的双方都是谁、交易的双方各有多少钱以及交易发生的时间等等。隐私币项目包括门罗币(Monero,代号XMR),大零币(Zcash,代号ZEC)、小零币(ZCoin,代号XZC)以及基于MimbleWimble协议的加密货币(Beam和Grin)。

隐私和自由

很多人都认为在无现金社会,现金退出历史舞台是一件好事。他们或许都错了。想要隐私权的并不都是企图隐瞒罪行的犯罪分子,每个人都应该得到隐私权。

你不想让别人在你换衣服时看着你的窗户,或者是悄悄站在你身后阅读你发给好友的电子邮件,你不希望一个大公司偷偷监视着你如何花自己的血汗钱,从而更具你的消费习惯更好地为你推荐另一件毛衣或一双鞋子。

我们必须有能够在任何特定时刻对掌权者说不的权力,否则我们只不过是奴隶社会中的奴隶。现在,我们正在走向一个新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中心化数字货币将会把现金赶出历史舞台。届时,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帮助你远离圆形监狱中一只只窥探的眼睛。你一生中的数字踪迹将被永久保存,任何无论善恶的掌权者都可以通过回滚时间非常详细地“浏览”你的生活,寻找他们想要了解的任何事情,当你察觉到危险时,将为时已晚。

现在唯一的希望在于隐私币能在现实世界中流行起来,如果我们能够围绕去中心化的加密货币建立一个真实的经济体,让普通人习惯于使用加密货币并信任它,那么捍卫自由的加密货币将成为世界中平行的经济运行体系。

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将继续存在,但它会慢慢走向死亡。但如果去中心化的数字货币没有流行开来,那么这意味着中心化的数字货币将处于绝对的掌控地位,权力不受控制是一场灾难,美国的开国元勋们非常清楚这个道理,因而建立了三权分立制度。《独立宣言》签署者之一,美国第二任总统John Adams曾说:“如果没有监督就不要相信权力。”现金的死亡就是自由的死亡,面向隐私的加密货币或许会给自由带来重生。

 

分享到